当前位置:主页 > 滚动 >

成龙也救不了的《神探蒲松龄》 败走春节档后还要拍网剧?

来源:人民头条网编辑:人民头条网2019-02-12 17:14

Upload_1549929755783.thumb_head

图片来源:网络 《神探蒲松龄》电影宣传海报

从没有哪年春节档如同今年这般竞争激烈。曾经的六强、四强争霸,今年变成了八强瓜分百亿票房。

《疯狂的外星人》含着金钥匙出生,黄渤与沈腾强强组合,使该片一开始就领跑春节档,预售、豆瓣评分、排片率均占绝对优势;周星驰的《新喜剧之王》与韩寒的《飞驰人生》同样自带光环;打着“开启中国硬壳科幻电影”的《流浪地球》,更是凭借“创建电影工业的强大使命感”与主创团队的“阿甘”精神,在“宣发”渠道杀出了一条血路。除此之外,特供小朋友的《熊出没》、《小猪佩奇过大年》天然具有一定的吸金能力。

火拼的狼烟之下,对于决定命运的前两周,每一部影片的主控方都很忐忑,每一天,甚至每一个小时,排片率、上座率、票房数据、观众人群等各项数据的变化都难以预估。

在年味逐渐变淡的春节期间,电影院成为少有的积聚人气的去处。“先看成龙的《神探蒲松龄》吧,轻松搞笑。接下来,吴京、黄渤、周星驰,一部部来欣赏。”听取儿子意见的王蓉,选择了初一14:20的场次,3D影厅,上座率80%左右,在舒适的环境中看大文豪蒲松龄变身神探,大破妙龄少女失踪迷案,也是一种视觉享受。

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,与王蓉相似,选择《神探蒲松龄》的观众多是一家人,希望在笑声中持续过年的团圆与美好。

这样的情景也基本符合出品方爱奇艺影业总裁亚宁的预判,“这部影片是春节档里面最合家欢的,男女老少都适合看,这也是我们选择春节档的重要原因。”

然而,现实是残酷的。《神探蒲松龄》遭遇了滑铁卢,截至2月11日16时,该片票房累计1.3亿元。有影评认为,无论是影片制作水准、成龙的影响力还是故事呈现效果,全明星阵容的《神探蒲松龄》都不应该这么惨。

但上映前夕,《神探蒲松龄》的排片与预售就不起眼,排片仅为8.1%,预售票房也只有1150万元。初一上映后,口碑还算不错,在猫眼平台的评分为8.4分。遗憾的是,随着《流浪地球》等竞争对手的“联排炮”式的宣发攻势之下,《神探蒲松龄》几乎被淹没,豆瓣评分跌至4.2分。业内人士分析,照此情形,《神探蒲松龄》的票房会有几亿,与其投资不相上下。

明明是“一手好牌”,怎么就打了个稀巴烂?

在全民追捧“票房冠军”如何炼成的疯狂里,基本只有一类人是冷静的,那就是投资人。毕竟,能够盈利的影片只有10%左右,如何避免成为“炮灰”,一部不该失败的影片,更值得去研究探讨。

“贺岁档大佬”成龙的转型

对于如何厮杀春节档,《神探蒲松龄》的出品方并非没有预案。

“初一初二上映前两天,票房数多与少都是正常的,也都在我们的预测范畴之中,真正会拉开差距的,就从初三开始。这时候,就是口碑来引导票房变化,这就是我们的信心所在。影片质量决定一切,好片子是会吸引观众的。”对于《神探蒲松龄》的“口碑”,在春节前接受第一财经专访时,亚宁是非常笃定的。

一部电影该具备的人气、故事、质量水准,这部电影都有。“《神探蒲松龄》是(春节档)唯一一部古装奇幻片,又是自带流量的成龙大哥主演,这就是差异性。”亚宁说,从2017年立项,出品方就剑指2019年春节档。

“贺岁档”一词最早来自香港电影市场。上世纪80年代,正值香港电影的黄金时期,每到春节前夕,都会有一些电影公司拍几部热闹喜庆的电影,专门安排在春节期间上映。当时处于萌芽状态的内地电影还没有档期概念。1994年,《大醉拳》以香港进口大片的身份在内地上映,能够走出录像厅,在影院里欣赏成龙酣畅淋漓的功夫,是当时年轻人所追捧的。

1995年,成龙的《红番区》作为第一部以“贺岁片”名义引进中国内地的影片,当年的票房收入仅次于施瓦辛格主演的好莱坞大片《真实的谎言》。正是受到《红番区》的启发,高军等人产生了扶植国产贺岁片和导演的想法。经过一番酝酿,三年后,号称国内贺岁片开山之作、冯小刚导演的《甲方乙方》问世。当时,成龙已经以每年一部的速度,连续在国内推出了《警察故事4》《义胆厨星》《我是谁》等5部贺岁片,创下了近4亿元的总票房。

“成龙应该是国内电影市场中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‘贺岁档大佬’,不完全统计,成龙几百部的电影中,单是春节档上映的应该有20多部。春节除了吃团圆饭,看一部成龙的电影,已是一种习惯。”对于谁来扮演蒲松龄,亚宁心中唯一的人选就是成龙。

但当时成龙档期很满,亚宁担心邀约很难,颇感意外的是,成龙在看到剧本后,很快就有了回复。但是,大众是否认可功夫巨星扮演的文豪,又是另一份担心。

从1997年开始,冯小刚、葛优搭档的冯氏幽默喜剧基本替代成龙的功夫喜剧,成了春节档的绝对主角。从《不见不散》《一声叹息》《大腕》《手机》到《私人订制》,冯小刚成为贺岁档,尤其是春节档的常客,也成为喜剧大师。

“这是一个时代,也是一个标识,就是春节档、合家欢的喜剧已是一个重要的类型片,这是消费心理与消费市场所决定。”中央财经大学文化与传媒学院院长魏鹏举如此认为。

从这一点看,带有“国际功夫巨星”光环的成龙压力并不小。

从上世纪90年代起,凭借其五色斑斓的时空背景、酣畅淋漓的动作戏、俯拾皆是的幽默桥段,成龙备受好莱坞的青睐,成为国际功夫巨星。但好莱坞也是把双刃剑,成龙电影的时空、故事、人物、价值观和精神气质慢慢失去了原有的味道,有人甚至批评成龙“被好莱坞绑架”。

渐渐,成龙在好莱坞的事业开始滑坡,2004年多国合拍大片《环游地球80天》遭遇票房滑铁卢。

这一年,成龙重归香港,继续拾起他当年赖以成名的小人物、警察、平民英雄戏路,并开始了与内地的合拍,凭借《神话》、《宝贝计划》等多部合拍片,成龙再度打开了广阔的内地市场,2010年他以一部充满思辨精神的中等制作影片《大兵小将》回归贺岁档。

在王蓉看来,成龙的形象体系有许多关键词,比如小人物视角、谐谑气质、正义精神、平民英雄身份、传奇色彩等,但在这个体系之中,最重要的元素还是成龙行云流水的拳脚功夫,以及“摔不烂打不死”的顽强精神。

但岁月不饶人,《大兵小将》、《邻家特工》等贺岁片中,成龙的老态和疲态已很明显,身姿不复年轻时的矫健,动作也不再迅猛和犀利。

花甲之年的成龙多次向公众坦白,自己太累了,他不想再像年轻时一样跳海、钻火、跳楼、撞车了。

“大哥一直也在寻找突破,渴望转型。”提及这些,同为成龙粉丝的亚宁也有一种无言的痛。

曾有消息称,成龙曾想过跟张艺谋合作文艺片,但迟迟没有下文。另一种说法是,张艺谋热爱的那种万箭腾空、剑劈水珠、追求意境的动作大片,成龙又自认拍不来。

如此,成龙在一边监制、扶植新导演与功夫明星,一边试图转型,在其功夫体系中,加一些考古专家等文人的色彩,也取得了观众的认可。

起用新导演,开启“赌博”

年过六旬的成龙想通过大文豪蒲松龄来转型,成功的几率有多高?

亚宁给出了足以说服成龙的答案。首先,《聊斋志异》作为经典名著,具备成为“商业系列大片”的基因,“古典名著肯定是聚宝盆,成功的案例不胜枚举,因为认知度在那儿,世界观也是被接受的。”

根据观众的认知度、观众的熟悉喜欢程度、情节的想象丰富度等综合数据考量,符合出品方需求的古典名著中,排名第一的是《西游记》,接下来是《封神演义》、《聊斋志异》与《八仙过海》。相较而言,《西游记》改编的电影很多,也做过很多开创性的改编,而《聊斋志异》的改编并不多,比较巧的是,网络文学平台中,就有《聊斋志异》相关的网络小说,于是出品方买下了作者的版权。

但该网络小说并不适合做电影,给主创团队最大的一个帮助是人设,“把蒲松龄放在他的故事里,小说中的每个故事设定成一个案件,由蒲松龄来探案。这也是最新奇之处。”受此启发,编剧写的第一个版本让主创团队比较满意。蒲松龄执阴阳判化身神探,与捕快严飞联手追踪金华镇少女失踪案,宁采臣与聂小倩的爱恨情仇又串起了整个破案过程。

亚宁认为,故事创新需要逻辑通顺,“最为关键的是,蒲松龄与别的大文豪又有不同,在电影中他有很多可爱调皮之处,比如给孩子们讲聊斋的故事,他身边还有几位精灵,充满着乐趣,这些与成龙大哥本身的喜剧幽默风格还是比较符合的。”

其次,《神探蒲松龄》是特效电影,很多时候是演员在绿布之下与空气进行表演,很多场面,包括打斗场面可通过特效完成。如此,变身神探的成龙依旧可以行云流水,诙谐有趣。

但成龙与出品方也需承担风险,那就是,谁来执导电影。


Copyright © 2016 zhxuhui.com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 人民头条网 版权所有